高山上的光伏
——包頭100兆瓦光伏項目施工印象記

發布日期:2021-11-16 信息來源:新能源分公司 作者:盧鳳權 字號:[ ]

四年前,也就是2017年9月20日,當我參與業主方組織的100兆瓦光伏項目踏勘時,我無法想象項目施工的情景,更別說竣工后的場景。因為包括我們和另一家公司參與踏勘的人員都認為,在這個地方建光伏,難度實在太大了,難,比蜀道還難!

極目遠眺陰山山脈,一條條長蛇蜿蜒盤旋而來,哪有半點風吹草低見牛羊的蒙古草原樣子,純粹就是貴州地形的省外版,甚至比貴州的山地還零散雜亂。崇山峻嶺之上,星星點點的山櫻桃和野玫瑰,枯枝敗葉,一種悲壯的感覺就襲上心頭,一種歷史的厚重感也隨之而來。

包頭,是古匈奴和漢王朝爭奪的前沿陣地,也是走西口的目的地之一,如今,我們有幸踏著和平的道路,沿著歷史的行進路線,貴州電建人從南到北,在包頭,留下自己的足跡。作為本項目的始終參與者,在此分享一下個人印象。 

一、艱難的找地

2017年年底,本項目已經確定為我們公司承接。2018年3月15日,兩家施工隊伍進場,開始前期準備工作及基礎施工,包括現場紅線確認、入場道路施工、項目門頭組立等。

印象最深刻的2018年5月25日至5月29日,參與設計方現場復勘。

我當時帶著三個專工,和設計人員,還有業主方的兩個項目專業技術人員,和施工隊的現場負責人,以及一個臨時雇用的測繪員,早早帶上干糧和礦泉水,把車開到山下,然后徒步上山,一走就是一天。

工程規劃區域基本無路,攀著石頭一步步向上,烈日炎炎,汗流浹背。設計錢工是個胖小伙,走不到500米就氣喘吁吁,要停下來休息,不過還是要給他點贊,五天復勘,真心堅持不容易。

辛苦自不必說,但勘察后給我的感覺不是熱,而是涼,透心的涼!在3500畝的規劃場地中,有一半地塊在35度至40度,40度以上占到30%,有的地方,人都站不穩,土質疏松,一路下滑。初步估計,不能布置的容量超過15兆瓦!

報告出來后,我們后來還和業主方的項目經理找了兩次地,一直到2018年底才初步定下建設用地。

二、路遙知人力

項目建設場地位于包頭市石拐區五當召鎮大前村及后廠漢溝前村之間,場地距離五當召鎮約10千米,距離包頭市約30千米。項目有土路連接五當召鎮,沿河谷而進,坎坷不平,而且每逢雨季,道路就要沖斷。

作為總包項目部,無車、無網絡、甚至連臺打印機也沒有,施工管理困難重重。

從項目人員租住處到施工現場距離超過10公里,步行需要超過2小時。為了監管現場安全質量,我和安全總監多次從住處徒步去工地,當然,更多是蹭合作方的車。 

三、創造條件也要上

6月18日我司項目部正式組建,合作方十一院和兩支施工隊伍進場,因和業主方的施工合同一直沒正式簽訂,雖然樁基塔基放線工作已經開展,但設備材料短期不能確定,無法進行基礎澆筑,項目前景難以看好。

為業主用戶服務,把工作做在前面,這是貴州電建人的原則和底色,不等不靠,有條件要上,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在公司有關領導和相關部門的支持下,項目經理積極協調意向性的供貨廠家,最終在6月底10兆瓦支架發貨到場。挖掘機開始挖臨時道路,樁機、人工打樁同時開展,工程建設正式拉開序幕。 

四、從固定支架到柔性支架

施工隊進場施工,對現場全面測量放線后,現場地質情況比初勘預計的復雜太多,很多地塊,雖然坡度仍可,但其間斷崖絕壁、溝壑遍布,根本無法成片布置,甚至不能成組布置。

最終報告到收購方青島城投,他們到現場檢查后,也對現場實情表示認可,并提出把30兆瓦容量的支架改為柔性支架。

本支架結構由鋼柱、鋼梁、斜撐、拉桿、地錨、鋼絲繩和纜風繩等組成,設計傾角為37°,根據地形地勢,分東西走向和南北走向兩種安裝形式。據了解,山地柔性支架項目之前并無成熟可參考案例,特別是東西走向的人字柱施工。

無先例可循,但項目已是背水一戰,必須摸著石頭過河,且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從項目施工最終施工情況來看,南北走向合格率可保證100%,但東西走向返修較多,從放點、澆筑開始,施工要求很高,傾角把握難度極大,必須精確計算,并在施工中運用輔助工具,才能把圖紙設計成果呈現為施工結果。 

五、與雪共舞

我司于2019年10月14日與上海電氣集團股份公司簽訂施工合同,按照合同條款和相關領導要求,2019年12月31日至少要實現15兆瓦容量并網發電,而第一批組件和第一臺箱變,分別于12月10日和24日才到場。

時間不等人,天氣也不待見,內蒙從10月即進入冬期施工,這里夜間最低溫度可達零下25度,白天也是零下10多度,真的是冷風如刀,刮在臉上脆生生的疼。

11月10日,第一場雪不期而來,一時間,萬里雪飄,千里冰封。北方的冬季,下雪比下雨還勤,第二場、第三場接踵而來,而且來了就不化了。

于是,在白雪皚皚的山崗上,我們項目管理人員、施工人員不畏嚴寒,與雪共舞,呵氣成冰,爭分奪秒搶裝每一組支架和組件。

雖然最后因為外線原因,項目沒有如期并網,但通過全體參戰人員的努力,完全具備了并網條件。

六、質量,最深的執念

作為分管技術和質量的項目總工,工程質量,是我最深的執念。

因是非直管項目,指令路徑過長,執行難度較大,合作方所屬施工隊龐雜,工藝質量也是各有標準,各具特色,對整個工程推進和工藝保證極其不利。

2020年1月4日,對現場全面安全質量聯合檢查,問題不少,對發出的整改指令,直到4月底,仍未完全整改完善。也就在4月底,當時新能源事業部派出督察組,對現場質量全面檢查和督導整改。

因為質量問題,我曾經在項目生產會上拍了桌子,與施工隊負責人有過激烈爭執。

很多時候,感覺力不從心,感覺拳頭打在棉花上,無從著力;很多時候,想過放棄,感覺自己能力不足以應對復雜的工作關系;有時候想,也許不是別人做得不好,而是自己要求太高。

鬢角的白發在自我懷疑中潛滋暗長。

不過經過內心堅持和現場整改,最終工程質量還是有了大幅提升,功能性和安全性完全得以保證。

七、回顧與展望

一路風雨一路歌,幾多辛酸幾多情,兩年多時間,再回首,彈指一揮。2021年6月底,項目完全具備全容量并網條件,因為非施工原因,直到9月3日,項目終于全容量并網。

作為公司甚至是業內第一個山地柔性支架的光伏項目,為能參與其中感到榮幸。展望未來,要求未來的自己,堅持公司知行合一的理念,不斷學習充電,真抓實干,切實履約,不光有苦勞,而是建立功勞,我們建設的,是高山上的光伏,我們留下的,應該是高山上的光環!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久久鲁人人操人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