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成立3周年·征文】阿貴的一天

發布日期:2018-11-22 信息來源:新能源事業部 作者:張清 字號:[ ]

手機在桌上堅強地響個不停。提示阿貴在項目繁忙的一天又要開始了!

聽著雨點有節奏地敲擊板房屋頂的鼓聲,阿貴把被子裹得更緊了一點,仿佛稍有差池,雨水就會順著被角淌進來似的。阿貴還是在手機再次響起之前不情愿的離開了溫暖的被窩。

他像往常一樣披上工裝出門洗漱,連眼睛都懶得睜開,所有的一切他都很熟悉。但是今天不一樣,風是這樣的寒冷,直往內衣里灌,阿貴馬上就清醒了。雨水伴著風的飄到阿貴臉上,催促著他加快了洗漱的動作。

在這種風雨交加的日子里,如果沒有什么緊要事,人們大概是寧愿一整天足不出戶的。阿貴卻依舊穿上雨衣雨靴,走在寂寥的山路上。和身邊的同伴一路無話,風雨澆滅他們交流的欲望,只顧低頭趕路奔向光伏施工現場。

阿貴的父親算是那一輩莊稼人里很有魄力的,趕上了改革開放,十四歲就出去闖蕩世界,眼界也算寬闊,覺得自己睜眼瞎受了不少氣,掙了點銀子就想著供阿貴上學。阿貴從小也爭氣,上學前就已經跟隔壁的老先生識了不少字了,直到三年前阿貴來了中國電建貴州工程有限公司,在工作上同樣是同一屆新員工里的翹楚??珊孟褡詮拇┥线@身藍色的工裝,扛起了代表公司的完美履約的責任,他就再也不是家里人堅實的依靠,再也做不成誰的兄弟了似的。三年了,除了第一個月在公司培訓,大部分時間都在項目上,去年奶奶摔了一跤住院了,項目正在緊張地趕工期間,他在給施工隊們做技術指導,盯著他們搶著進度;上個月從小光屁股一起長大的兄弟結婚了,當時他在忙著解決村民要求賠償的問題,村民天天鬧騰,工期可耽誤不起,所以,也沒有回去參加小兄弟的婚禮,對此,小兄弟埋怨不斷!

雨天總是容易讓人傷感,阿貴自顧地苦笑了一聲,依然邁著兩條瘦長的腿,撲踏撲踏地踩著泥水小心翼翼地走著,可別像昨天一樣一腳踩進稀泥里,費了老大的勁才拔出來。

到了光伏區施工點,阿貴和同伴一人一半區域,開始檢查光伏區各個方陣的進展,檢查完一圈,原本就傷感的阿貴更加憂心忡忡了?,F在的進度比昨天晚上會議上施工隊報告的還要愁人一些,按照施工進度計劃,前天應該已將3號方陣的箱變吊裝完畢了??上旃蛔髅?,這天仿佛是破了個洞,嘩啦啦地下了三天雨了。雨水沖刷著上周剛填上的沙石,進場道路又變得泥濘不堪,7噸重的箱變,根本無法運送到吊裝點。原定昨天到場的最后一批組件,到今天也還沒有安排發貨,上次到的貨,明天后天就該裝得差不多了,組件供應跟不上,工人們沒有活干。阿貴失神地望著對面霧茫茫的山坡,用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顯露出來皺成八字的眉。阿貴心里很清楚,現在可不止進度跟不上這一個問題在,工人的情緒也是個大問題。距離合同約定的竣工日期只有一個月了,照這樣下去,如期并網的難度太大了。阿貴正想著入神,同伴回來了,另外一半區域的情況稍好一些,箱變已經吊裝完畢,支架、逆變器的安裝也都在預計進度內,只要組件供應能跟上,完全能夠趕得及并網。

雨漸漸地小了,工人們三三兩兩的到了工地開始安裝了。一陣山風刮過,阿貴不禁打了個寒顫,兩只手下意識地抱在了胸前。阿貴望著進展中的光伏區現場,心里默數著工人的人數,右手有節奏地輕輕變換著手勢,那是只有他自己才懂的記錄人數的手勢。大致數出來20來號人,阿貴不滿意地搖了搖頭。他本來就應該想到,施工隊隊長說的話,十回有九回都得打個八折。昨天晚上開會,三隊的進度明顯拖了后腿,三隊隊長拍著胸脯,狠狠地說了今天保證能上50人,今天這一數,連八折的邊兒都沒夠上。阿貴忍不住爆了句粗,跟同伴打了招呼準備往回走。走出兩步,還是覺得胸口堵著一口氣,阿貴掏出電話來給三隊隊長打了電話,也不廢話,就讓他馬上到項目部開個短會。

回到項目部,雨已經完全停了。阿貴在洗漱臺沖了沖雨鞋表面沾的泥,換了運動鞋,第一時間點燃了一支煙,深吸一口,心滿意足地吐了出來。路過項目經理的辦公室,看領導還沒出門,給領導也遞了一支煙,開始匯報今天檢查的情況。聽著阿貴的匯報,領導的表情也是越來越凝重,抽到一半的煙被狠狠地摁滅在煙灰缸里,但迅速地又點起了另外一支。阿貴正說著三隊工人人數跟不上的問題,三隊隊長就來了,這可不是直接撞槍口上了嗎。項目經理也不接他遞的煙,一開口就問還能不能干了,不能干滾蛋,其他幾個隊伍正好這兩天該有工人閑下來了。阿貴來這個項目快四個月了,項目經理一直話不多,但每天安排工作思路都很清晰,這是第一次見他發這么大火,阿貴頓時在旁邊也不敢多話。還是三隊隊長老江湖,臉上依然堆著笑,把煙又往前送了送,“能干,能干,都干過幾個項目了,哪有不能干的啊”,一邊說還一邊給阿貴遞眼色。阿貴低頭抽了口煙,假裝沒看到他的求救。三隊隊長心里對他自己的問題再清楚不過了,“你們放心,今天下午我的工人準能到齊,正好雨停了,今天他們都加班,一定把進度補上”。聽他這么說,項目經理把他的煙接過去,順手夾耳朵上了,幾個人確認了下午能到場的工人,算了算進度確實差不多能趕上,這才把三隊隊長給放走了。 

緊接著項目經理就讓阿貴跟進場道路和箱變吊裝的施工方聯系,讓他們趁著今天雨停,無論如何要把箱變吊裝的問題解決了!箱變吊裝的施工方倒是沒問題,滿口答應著,只要道路條件允許,他們隨時做好吊裝的準備??蛇M場道路的施工方管理人員小方,那可是個人精。他也不直接反對,笑呵呵地說,“好的好的,沒問題,箱變拉上去了就等于搬開了擋在并網路上的一塊大石頭了嘛,我們明白的,明白的”,阿貴還沒來得及為他這話感動,就聽他調轉了話頭:“但是,你也知道的嘛,這路,來來回回也填了三次了,按說,我們起先也是嚴格按圖紙來施工的,維護個一次兩次的,也就算了,這沒完沒了的,我們也賠不起啊,廠家的沙石都供不過來了,今天怕是老火喲”。聽到這里,阿貴才算明白了,這個小方,繞來繞去,可不就是想再撈點錢嗎!他說的話也不無道理,可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提出來,叫人聽了像吃了蒼蠅一樣惡心。項目經理接過話頭來,“小方,你說的這個情況,項目部都理解,你今天先把事情處理了,有什么困難,項目部也不會袖手旁觀的”。小方盡管心里還跟項目部較著勁,但聽到項目經理這句話,也只好勉強同意了。

不到中午,沙石就運過來了,阿貴隨便扒拉了兩口飯菜,就趕去現場守著道路鋪填了?,F場拉過來的材料幾車,鋪填多厚,鋪了多長,他都分別用影像和雙方簽字的方式確認下來了。根據他以往的經驗,按今天早上和小方的交流,這些影像和書面資料,在日后結算當中,都大有用處??粗跈C一公分一公分的前進著,阿貴的心情也跟著一點一點明亮起來。干起活來時間過得飛快,不知不覺天就漸漸地暗下來了,可是阿貴的心里卻像是陽光照耀著一般,亮堂堂,暖洋洋的。只要再給他一天的時間,只要明天不下雨,明天下午箱變就能吊裝完成了!

一天的實體工作結束了,阿貴已經累得快散架了,他剛剛臭美換的發型,劉海正聳拉在汗跡斑斑的額頭上,然而他的心情卻和早上完全不同了,回項目部的路上竟然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兒。阿貴撫摸著胸前的紅藍標志,以及那四個讓他為之驕傲的大字“中國電建”,夜幕中,他身上這件藍色的工裝反光條格外耀眼……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久久鲁人人操人人妻